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教育
有钱就能读名校?守住教育公平 仅靠“名字”靠不住
http://www.lsnews.com.cn   2019-03-20    来源:新华网

  时下一部热播剧中,编剧用“清华+斯坦福”的名校光环为角色“苏明哲”加持。他从清华大学毕业后,闭门苦读两年,换来斯坦福大学“半奖”入学资格。留学费用远超家庭负担能力,一家人争论着,这个书还读吗?

  “那可是斯坦福!世界名校啊,你有钱都进不去!”苏妹说,最终,这家人卖掉一半房产。

  电视剧已播到主人公成家立业,太平洋彼岸的一条新闻又把进度条拖拽到和大学有关的部分。

  “苏明哲,你的母校出丑闻了”“你的母校花钱就能读了”……网友在微博上喊话饰演该角色的演员。

  美国司法部近日称,32名精英父母向中介支付2500万美元,贿赂高校入学监考人员和体育教练,将子女成功送入顶尖大学。

  这被视为美国高等教育领域涉及面最广的欺诈丑闻之一,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8所名校卷入其中。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表示,“不能专门为富人设立一套单独的大学招生制度”。

  贯穿这场诉讼的是精英父母的焦虑。他们深谙阶级跃升的路数,希望巩固家庭财富和地位。他们将大学录取视为关乎孩子前途的重要关卡,在最贵的学区置业、聘请家庭教师、争取优质资源,直到面临“铁打的”大学录取程序。

  中介公司老板辛格告诉这些父母,在入学考试中作弊、把孩子包装成体育特长生等方式是进入学校的一扇“侧门”。如果你的孩子足够有能力,可以从“正门”进入学校,但“侧门”也可以用真金白银敲开。

  这条新闻爬上了中国的微博热搜榜。

  涉案的家长有好莱坞影星、著名律师、金融家,其中5位毕业于哈佛大学。“有钱人靠花钱进名校,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在美国,这种事情一直都存在。”一名哈佛学生说。哈佛法学院教授德修维茨也直言“丑闻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没有涉及给学校捐楼、捐上亿美元的人。

  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丹尼尔·戈登曾为《卫报》撰写文章,详述“美国高等教育肮脏的秘密”——富人通过大笔可扣税点的捐赠,花钱将他们不合格的孩子送入精英大学,其中就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丹尼尔称之为“总统和亿万富翁的轮盘游戏”。

  哈佛大学校报201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30%的大一新生来自“传承录取”——校友的孩子更容易录取。《哈佛深红》的记者乔纳森·布隆伯格称,2018年秋天入读哈佛大学的学生里,有29%都是校友后代。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等。

  “美国人民认为精英阶层破坏了教育系统,侵占了他们的利益,这种看法并不完全错误。”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表示,他仍对这起事件表示“震惊”。

  不用非得为学校捐楼,富裕家庭支付几万到几十万美元,也有可能获得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或许正是长期对高等教育中“特权”的默许,大学才出现越来越多的“侧门”。

  通过投资教育向上流动的文化模型跨越国界存在着,而招生程序寄托着年轻人和家长们对公平和正义的期待。

  在中国,从科举制诞生伊始,教育就是防止阶层彻底固化的底线。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之后,从前“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门槛消失了,更多人相信,性别或社会经济背景的差异不会阻碍“学而优则向上”。

  名校被寄予更多期待,但也不必神话它,制度漏洞、权力寻租的情况可能发生在任何一所学校。守住教育公平底线,仅靠“名字”靠不住。

  今年2月,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军等4位教师,在该学院2018年研究生复试结束后,篡改了8位考生的考试成绩,5人调高成绩后被录取。后学校声明,4位教师停职接受审查。

  2006~2013年,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曾利用职务之便,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

  蔡荣生被调查后,人民大学暂缓自主招生一年,并进行整改。校方重新修订公布《人民大学自主选拔录取招生管理办法》,完善特殊类型招生细节。

  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除了学校内部程序调查,美国司法机构也介入高校招生丑闻,涉案的斯坦福大学帆船教练被辞退,校长和教务长在学校官网上作出回应:“震惊”“骇人听闻”,“这个案例所报道的行为完全违背了斯坦福的价值观,违背了这所学校坚守的准则。”每位和斯坦福相关的学生、教职工都收到了一封邮件,详述调查的过程和结果。

  其他7所高校也作出回应,涉案人员被停职或开除。

  大学管理人员的自律自省、招生程序的修整完善、有效的监督与纠错机制,这条底线能不能守住?

  最令人忧虑的是,那些被权力和金钱送进校园的孩子,还能不能感受到真理与正义的力量。


〖来源:新华网 | 作者:马宇平 | 责任编辑:莫晓鸿〗
原稿地址: http://education.news.cn/2019-03/20/c_12100868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