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教育
17岁盲女用钢琴“看”世界 用耳朵“看”电影
http://www.lsnews.com.cn   2019-05-22    来源:新华网

  坐上琴凳,闭目呼吸,再睁开眼时她没有焦距的双眼似乎亮起了光。她表情专注,十根手指在琴键上灵巧地翻飞,像十只美丽的蝴蝶。对17岁的失明女孩熊翎好来说,没有钢琴就没有生命,钢琴是她“看”世界的唯一方式。

  5月16日,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四川省7名“全国自强模范”、4个“全国助残先进集体”、4名“全国助残先进个人”、4个“残疾人之家”和1名“全国残联系统先进工作者”受到表彰。视力残疾一级、凭记忆坚持学习、通过钢琴十级考试的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学生熊翎好作为“全国自强模范”,在人民大会堂受到表彰。

  失明

  你说的黑是什么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你说的黑是什么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熊翎好的意识中,“黑是所有颜色混在一起,白是没有颜色”,直到后来,老师告诉她“颜色是光线的反射”,她才有了正确的概念。但黑白到底是什么?17年来,很多人都问过熊翎好这个问题,她只能无奈地这样回答对方。

  17年前的一个暮春,熊翎好在一家医院降生,6个月早产儿,“只有两斤多点”,被送进保温箱吸氧。两个月后,熊翎好脱离生命危险,眼睛却看不见了。发现女儿看不见后,林春蓉带着女儿跑遍全国各地求医。林春蓉今年45岁,“从没想过放弃,也从没想过要二胎,只想一心一意把女儿培养成才”。

  5月17日晚9时许,扎着马尾、穿着黑色T恤黑色运动裤的熊翎好,坐在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琴房略微偏了偏头,“看着”记者的方向说,“我很幸运,是一个奇迹。”

  就在此前半个小时,记者来到盲生宿舍,地面铺了一层绿色橡胶颗粒板,有孩子提着保温瓶或水桶来回走动。“熊翎好,记者找你。”老师在教室门口喊了一声。熊翎好“望”向门的方向,先是愣了几秒,随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嘴里一边念着“怎么办怎么办”,一边吞掉最后一口奶油蛋糕,再迅速冲出教室,径直跑到走廊尽头的洗手池里洗了把脸。

  “我不知道你这个时候来,所以都没好好收拾自己。”保持整洁的衣着和饱满的精神状态是她认为尊重别人的基本原则,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马尾辫,带着记者摸索着走进了旁边的琴房。“这里有一道坎。”熊翎好提醒初次到来的记者。“在黑暗中,可能我比你‘看’得更清楚。”她随即补充。2015年熊翎好从老家绵阳转入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念小学六年级,就算看不见,4年时光也足以让她熟悉学校的每个角落。

  坐下来后,熊翎好腰杆挺得笔直,声音洪亮,很爱笑。但灿烂的笑容背后,是17年来一直生活在无止境的白夜中,“不觉得黑,也不觉得亮,就像我现在意识知道天黑了,但眼睛没有感觉。”不仅感知不到颜色,连物体也全靠想象。“长方体,应该有一个大大的琴箱”是熊翎好眼里6岁起一直陪伴自己成长的钢琴的模样。

  光明

  用钢琴“看”世界 多次获世界级比赛大奖

  对熊翎好来说,没有钢琴就没有生命。她6岁开始学琴,与音乐结缘则要追溯到更早。“她两三岁时偶然听到一首歌,之后自己爬上电子琴去试着弹,当时我还觉得弹得挺像。”林春蓉回忆,之后熊翎好开始学电子琴。

  五六岁时,一次在街上闲逛,熊翎好听到从琴房里飘出来的钢琴声,当时觉得“很好听很受触动”,从此在家人的支持下踏上学钢琴的路。“妈妈十分支持我,不论刮风下雨,她都会陪我去上每一堂钢琴课,而且认真记下老师讲的内容。”回忆学琴的经历,熊翎好充满对母亲的感激。刚开始练手型时,只能靠老师把手指硬扳成弹钢琴的样子,“老师也没法,只能不停告诉我放松。”

  对看不见的熊翎好来说,熟悉键盘和曲谱才是最大的困难。钢琴有88个键,曲谱更复杂,高音、低音、和弦、高八度都需要区别。在老师的帮助下,熊翎好通过找中央区域,逐渐熟悉了每一组键盘,再通过记忆黑白键的顺序和位置来记住琴键。“只能靠感觉,跨度大的手型反复练习,练到熟悉为止。”就这样每天花两三个小时来记忆,彻底熟悉键盘花了熊翎好两年时间。

  凭着勤奋努力,12岁时熊翎好就拿到了钢琴十级。现在除学科课程外,每周一到周五熊翎好会抽出两个小时练琴,周末则至少花三四个小时。

  从6岁学琴至今,11年来,熊翎好带着钢琴走了很多同龄人没去过的地方,这是她“看”世界的唯一方式。香港、上海、北京……女儿的每场比赛,林春蓉都没有缺席。

  2013年,11岁的熊翎好以一首《彩云追月》获得香港世界青少年“金紫荆花奖”音乐、舞蹈、器乐、美术艺术大赛最高奖;2017年,以一首原创歌曲《梦中的小狗》登上了江苏卫视《歌声的翅膀》节目;2018年,获“李斯特纪念奖”香港国际钢琴公开赛四川赛区选拔赛自由选曲少年组一等奖……提及女儿得过的荣誉,林春蓉语气里有说不出的自豪。

  梦想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想看看自己、给父母做顿饭

  熊翎好的微信名是“Sunshine in the rain”,她阐述的意思是“总会有阳光的,不要灰心”。两三岁时,一群小伙伴指着一样东西问熊翎好那是什么颜色,又用手指在她跟前晃问她“这是几”。熊翎好第一次知道自己与普通孩子不一样,她哭着跑回家问母亲,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母亲告诉她,“没事,让医生吹一下就能看见了。”

  十几年过去,熊翎好还是看不见。“眼睛看不见没关系,只要心里有阳光,世界都是五彩缤纷的。”熊翎好很快略过伤感,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

  除了练琴,熊翎好还喜欢“看”电影。《导盲犬小Q》、《忠犬八公》是她最爱的电影,每次放电影时,老师都会在一旁简单描述电影场景作辅助。就在前两个星期,熊翎好在青芒无障碍影院的带领下“看”了部动画电影。青芒无障碍影院有很多志愿者,他们不定期到学校来以情景再现的方式带孩子们看电影。

  看见东西是熊翎好最大的愿望,她向记者描述了“假如拥有三天光明的日子”。“首先我想认识自己,想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关于自己的模样,熊翎好反复询问过很多人,印象最深的是“下巴有点尖”。她摸了摸记者的下巴,笑着说“和你的不太一样”。

  她还想给父母认认真真做一顿饭,然后在熟悉的地方走一走,把17年来脑海中猜想的东西具体化——她想看看陪了自己11年的钢琴到底长什么样,也想看看室友身上那件“摸起来就很好看”的碎花连衣裙到底有多美。

  即便能看见的几率微乎其微,但丝毫没有影响熊翎好追逐梦想。她希望考上大学,就读艺术专业,在钢琴之路上继续前行,做原创编曲,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演出,帮助更多同伴。


〖来源:新华网 | 作者:彭祥萍 陶轲 | 责任编辑:莫晓鸿〗
原稿地址: http://education.news.cn/2019-05/22/c_12101403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