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教育
没时间读书?听镇海中学学子讲述:阅读像呼吸一样自然
http://www.lsnews.com.cn   2019-09-20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新的学期,有人一脚迈进高中,有人开启高三的关键冲刺,可似乎求学路上每晋升一级,升学和课业的负担就加重一分,课外阅读与课本争抢时间的拉锯战便越演越烈,“做题都来不及,哪有时间阅读?”网上一项高中阅读调查显示,高中生平均每天花于课外阅读的时间少于30分钟的,占到了七八成。

  尽管“没时间”是绝大多数学生的常态,但也有越来越多学霸正从“阅读”中脱颖而出。有研究表明,一个学生的课外阅读量只有达到课本的4至5倍时,才会形成语文能力。而近年来的语文高考变革也在悄悄把阅读要求拉高,考试范围远超高中语文课本本身。

  如何在繁重的课业中坚持阅读?备考与阅读,该怎样“周旋”?日前,记者走进镇海中学,聆听学霸们的“阅读经”。

zjrb2019092000009v03b003.jpg

  镇海中学汉文化节活动

  高二金培捷:
  设定阅读攻克点 读出书本“最大量”

  高二(1)班的金培捷是今年镇海中学第五届汉文化节之传统文化大赛的冠军,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何其浩瀚,书籍千千万,那些经典和精髓他都能信手拈来,这与他的阅读方法分不开。

  在金培捷的课桌上,摆着一堆先秦百家的书,垒起来厚厚一叠,这都是他最近左右开弓、同时在读的书。

  “我喜欢把同一类型的书籍找出来一起读,比如读诸子百家,我会找出墨家、道家、儒家等各大家的代表作,在读书前先分析他们各不相同的主张,比较其优劣,再跟着这些分析线索,多本书对照着仔细精读。”金培捷说,很多人觉得在校学业太忙,抽不出整块时间来阅读,所以很难做到精读,但用这种对比阅读法,很快就能抓住关键问题,远比单独一本一本去精读来得有效率,而且更入脑入心。

  读每一本书之前,金培捷会先去查询关于这本书的资料,然后设定一个阅读攻克点。比如,他在读《论法的精神》一书时,就给自己设定立法的根本准则是什么、好的法律应该满足哪些条件等问题,边读边找答案。

  “一本书读一次,不可能把全书都吃透,那么,我们就以一个角度攻入,目的性明确了,读书时就会有深刻的东西沉淀下来,在有限的时间里读出书籍的‘最大量’。”金培捷说。

  记者试着将金培捷十多年阅读的传统文学书目列出一个清单,脉络非常清晰:二年级开始读历史,四五年级读完明清所有古典名著,再读唐宋著作和诗词,这样一路读上去,到了高中,他读的是先秦文学。

  “这是一个从易到难的过程,明清小说更接近白话文,入手简单。”金培捷提出,阅读是有节奏的,先读哪个,后读哪个,都是需要谨慎考量,才能读出最大效率。“如果一开始我就从难懂的先秦文学入手,读起来会很吃力,但从明清通俗且更有意思的小说入手,再倒推着步步深入,循序渐进,很快就能掌握文言文的语感。”这样阅读下来,很多人觉得困难的文言文,恰成他的强项。

  在有限的时间里阅读,除了把书读“厚”,更要把书读快。金培捷的阅读速度极快,三四百页的书,他一天就能看掉两本,换算成字数,大约一天看20万字。而这点在未来考学中也至关重要,这几年高考语文卷无论阅读字数还是题量都增加了不少,需要学生提升阅读速度。如何提升?在金培捷看来,并没有捷径,只有坚持长期大量阅读,才能不知不觉实现加速。

  高三徐菱:
  利用碎片化时间 积累可观阅读量

  6时10分起床,7时早读,开启一天的课程,直到晚上9时熄灯睡觉。

  新学期伊始,镇海中学高三9班的徐菱明显感觉到了“高三的节奏”。每天的忙忙碌碌中,她不曾特别关注上周刚放进抽屉的这本厚厚的课外书《上帝掷骰子吗?》,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按阅读速度来算,她每天的阅读时间接近1小时。

  “我并没有特地留出哪个时间段来阅读,一有空就随手拿出来读读。碎片时间积累起来,就是个可观的量。”徐菱说道。比如,自习课做完一张卷子,她就会掏出一本课外书读15分钟;中午休息时间,她也会翻翻杂志,看二三十分钟;甚至睡觉前,她可能也会随手拿起本书,再看一会儿。在她看来,阅读并不是任务,也不是负担,而是像呼吸一样的本能,自然而轻松,成为繁忙课业最好的调节剂。

  你听说过有人没时间呼吸吗?如果读书像呼吸一样自然,那根本就不存在有没有时间的问题。不过这种自然而然,往往需要长期阅读养成习惯。

  徐菱说,从她有记忆开始,父母就很支持她阅读,买书可以无条件买,看书都被认为是正经事,不管小说漫画,还是名著阅读。所以,基本上每天她都能保证至少两个小时以上的阅读时间。日积月累,阅读成为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进入高三后,阅读时间确实不像之前那样充裕。不过,徐菱找到了自己的阅读方法。她认为,漫无目的的“游猎式”阅读并不适合高三学生,无论从时间和方法上,都要体现出“目的性”。

  徐菱向记者展示了她的书单,里面的书被她分为杂书与名著两大类。“杂书有广度,可以扩展课内知识;名著有深度,可以培育学科素养。我认为高三在校学习时,读杂书胜于读名著。因为名著或卷帙浩繁,或理解困难,并不适宜每天短时多次的阅读方式。”

  至于名著类的书,徐菱选择放在假期里,每天花三四个小时的整块时间来阅读。在刚刚结束的暑假里,她将《古文观止》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每读一篇,她都会反复辨析词义、揣摩句读,然后再尝试批驳作者的论点、挖掘某些看法的社会背景,甚至拿现实中的热点问题与之对照,从而对母体有鞭辟入里的认识。“这样一来,短时间里,也能把一本书‘读厚’了。”徐菱说。

  北大新生阮圆圆:
  阅读动作不间断 学会思考是关键

  “法律思维绝不只是像做高中政治题,所有的材料都能恰好对应上书本的知识点;生活中的任何一件事,我们都能用法律思维找寻到不同的视角,而法律思维本身便包含在了法条之外我们对社会对经济对人性的深刻理解。”日前,在北京大学法学院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上,镇海中学毕业生阮圆圆的一席发言,让不少人印象深刻。

  阮圆圆告诉记者,自己准备这篇演讲稿时一气呵成,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而这得益于她此前的阅读积累。“以前读过的法学类书籍给了我思路的铺垫。”在电话里,她侃侃而谈,作者们将一个案件、一句谚语作为小切入口,来讨论宏大的话题,不仅能打开思路,而且提供了不少认识方法。也许一些著作不会针对一个问题给出明确答案,但论证过程本身就是一种阅读和思考体验。

  从阮圆圆记事起,书籍就从未缺席。

  小时候,她跟着父母一起看书;初中后,她开始找自己有兴趣的书来读。“在读书方面,我们家的态度就是放任自由。”这让阮圆圆受益良多,“爸妈从不干涉、指导我应该看什么书,全由我自己选择和体验。正因为如此,我的调研和鉴赏能力不受拘束地发展,很快就跨过了品味偏离的阶段,也让我有了更广阔的视野。”

  高中前,阮圆圆偏爱文学类书籍,各流派都有涉猎。步入高中后,她开始有意识看些学术性和专业性较强的书,涉猎法学、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等。

  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如何平衡学业和阅读的时间?

  听了记者的问题,电话那头的阮圆圆笑了笑,说道:“其实多看书对学业很有帮助。高一时,我读了十几本英文原文书籍,做英语阅读时速度就非常快,高考难度的阅读,浏览一分钟左右就能做完。”她坦言,高二高三学业压力变大后,降低了看书频率。不过,她一直认为,中文阅读无论是否从应试角度看都不能间断。“只是为了满足考试而读书会有一定限制。为了效率最大化,我会选择同时能满足精神需求、思考需求和摘记需求的书。”即便在高考前几个月,阮圆圆的看书频率也能保持在两星期一本,其间还会阅读三四本《文学评论》《三联生活周刊》等杂志。

  而阮圆圆能保持这样的阅读频率,与镇海中学营造的良好阅读环境密切相关。她表示,镇中对阅读的激励不仅体现在阅读数量和热情上,更在于他们对于书本的理解和思考。“当我对一本书的评判过于偏激时,我会听听同学或老师的感受,继而收起情绪重新审视,往往能收获到不一样的理解。”

  如今,阮圆圆依旧与书相依而行。她告诉记者,在北大军训期间,她带了索尔仁尼琴的小说《癌症楼》和学术名著系列《街角社会》两本书。未来,她希望能多读些法学家传记和人文社科类书籍,还打算尝试中英互译阅读。

让阅读“触手可及”

  (记者 陈醉 沈听雨 通讯员 庄倩)

  走进镇海中学,沿着中轴线两边中式大屋顶和暗红窗的两幢高四层教学楼和办公楼,一路引人注目的是教室一角的书架、楼道转角处的读书角、每月更新的杂志吧,还有藏书10万册的庞大图书馆……在这里,似乎随时随地都能拎起一本,或坐下或倚墙而立,酣畅淋漓地读上一番!

  让阅读“触手可及”,这是镇海中学这个学霸迭出的学校对待阅读的态度。

  漫步校园,记者偶遇正在图书馆借书的苟同学,手里拿着《北方的盐》《插画设计》《乌托邦》三本书。虽然是高三选科偏理科的学生,但她每周仍会抽出时间阅读,现在基本保持每周读一本。考虑到大学想读设计类专业,除了文学类书籍,她还有意识地看设计类书籍。

  在这里,草木的清香混杂着书香,成为了此间最浓烈的味道。

  “我们很多年前就提出建设‘书香校园’,学校全力配置和供给学生阅读的‘硬环境’和‘软环境’,繁荣读书文化。”镇海中学党委书记张咏梅介绍道。

  每层教学楼两侧的“无人爱书吧”,最受学生们欢迎,这是个不用正规借还手续的书架,书的种类非常丰富,既有社会科学类,也推荐自然科学类等贴近学生阅读需求的书刊,每隔几周就会更新书目,这里,比图书馆普通藏书的流通率高出一倍。

  “教材、教辅类书籍已远远不能满足学生对阅读的追求,只有通过广泛的阅读才能沉淀自己,提高综合素养。”学校教务处副主任兼图书馆馆长曾昊溟介绍,镇海中学图书馆内藏书10万册,涵盖哲学、社会科学、经济、文学、艺术、历史、自然科学等22大类。他曾统计过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的借阅量榜单,这一年图书馆借阅量最高的100本书中,有古典文学、历史、中外经典名著等文学作品,也有某些学科拓展的专业类书籍、工具书等,范围非常广。《老子校释》《礼拜二午睡时刻》《舞!舞!舞!》分列前三位,此外,《百年孤独》、莫言的《丰乳肥臀》《红高粱》、刘慈欣的《时间移民》《三体》等皆榜上有名。

  书香校园,更是一种读书的氛围。每学期开学,镇海中学的学生都会收到一份长长的书单。语文组老师开给高一学生的书单就有30本。选书注重经典性,也包括了近年来较受欢迎的书籍,如毕飞宇的《小说课》、江弱水的《诗的八堂课》等,还涉及美学、文艺学、哲学等领域的经典作品,如《苏格拉底的申辩》、李泽厚的《美的历程》、朱光潜的《谈美》等。

  “给足书,也要给足孩子时间。”语文教研组组长黄雷老师对此最有心得。他要求语文老师拿出自己的课时来开设阅览课,一周一节,由老师带着孩子一起阅读,一起分析名著。而中午自习、晚上自习,学校也都允许学生读书。“当然,我们也会提醒,一定要合理安排做作业的时间,处理好读书与写作业的矛盾。”

  此外,各类文化节正是促进课外阅读的另一种动力。最近,镇海中学第五届汉文化节刚刚结束,这场关于传统文化和中外文史常识的大比拼又一次震撼了学子们。和镇中的学生简单聊了聊,就能感受到文化艺术节、读书节、汉文化节、英语节、心理健康教育周等丰富的校园文化活动给每位学生带来的“大阅读”的影响。

  手边多书卷,信笔皆文章,想来便是这样的青春光景里最值得珍视的体验了。

zjrb2019092000009v03b006.jpg

  (来源: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作者:陈醉 沈听雨 庄倩 曾昊溟)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 作者:陈醉 沈听雨 庄倩 曾昊溟 | 责任编辑:莫晓鸿〗
原稿地址: http://zjnews.zjol.com.cn/zjnews/zjxw/201909/t20190920_1104905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