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问政直通车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丽水日报》《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丽水网  >  教育
10年前他高考交了白卷 如今感慨给自己挖了个坑
http://www.lsnews.com.cn   2018-04-13    来源:浙江在线

  10年前,安徽考生徐孟南在高考考卷上写下自己的高考改革方案,明确希望得零分。10年后,他后悔了,上月底,他重新参加了安徽省的高考。

  其实,10年前,和他一样交白卷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位目前定居在杭州,他名叫吉剑。

  记者近日和吉剑面对面。

  再回首,对于青春年少时的轻狂,他不承认自己后悔过,“因为后悔也没用”。但他又坦言:“那是我给自己挖的一个坑,但我一直在努力把这个坑填上。”

  如今,吉剑常在朋友圈发女儿的照片,配上文字:我的小棉袄。

  10年过去了,曾经做出惊人之举的少年在时光流转中成家,创业,为人父,变为一位柔软的女儿奴。

  我最悲惨的两年

  杭州城东的一个小区内,吉剑的房子去年装修好,他刚搬进去,这套9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是他最近5年内,在浙江购置的第四套房产。

  身材瘦小的吉剑戴黑框眼镜,穿浅蓝色衬衣,言谈轻松。

  吉剑出生于云南镇雄的一个农村家庭,是兄妹三人中成绩最好的,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按吉剑的说法,他从小喜欢数学和物理,但英语很差,常在班里倒数。时至今日,提到英语,吉剑还懊恼:“我被英语拖死了。”

  2007年,吉剑第一次参加高考,偏科严重的他落榜。

  复读一年,吉剑将他的数学论文寄往各大高校,意图通过展示他的数学天赋,获得破格录取,但石沉大海。

  吉剑对高考制度产生了不满,“这种选拔方式对偏科的人不公平”。2008年高考考场上,吉剑将姓名、考号都填在试卷内,卷子上写了对教育的批判以及他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的个人见解。多年之后,吉剑已记不清当初为何最擅长的数学卷也没认真答题,“我在上面写了微积分的内容,大概是想展示我在数学方面的过人之处,不屑答题”。

  高考结束,吉剑成了新闻人物。

  他自觉无法待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父母。”

  揣着亲戚给的三四百元,吉剑坐车到昆明打工。

  “在昆明的两年是我最惨的时候。”吉剑说高考“白卷”是他给自己挖了个坑,之后的人生就是不断填坑,“那两年就是这个坑最大的时候。”没有技能,没有经验,人生地不熟,吉剑先后在工地上扛过黄沙,在西餐厅里切过水果,给考研培训班发过传单……

  “以前总觉得自己肯定能干出点事来,这段经历一下子把我打到了泥地里。”说起当年,吉剑却笑了,“现在回想,这段苦日子对我很重要,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我最好的习惯,是一直坚持学习

  2011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吉剑到永康打工,进了一家门厂,他做了两件事,让老板刮目相看。

  第一件事,负责打单的吉剑经常听到客服接电话,回答客户提出的一些问题。他总结分析后,提出改进解决的方案,写了很多份建议书给老板。“有些挺幼稚,但老板觉得我是为他着想”。

  第二件事,在门博会上,吉剑一手为工厂策划了展位,拉来不少客户。“其实就是做了次营销,以前也没做过,都是在网上看这方面的书,然后摸索着做,老板信任,放手让我做,就成了”。

  一年后,一家做跑步机的工厂开出8000元的月薪,希望吉剑跳槽,当时他在门厂的工资是一个月5000元。

  老板自然百般挽留。

  吉剑问了一个问题:“你以后打算上市吗?我的计划是你如果上市,我能分点股票。”

  老板说没这个想法,吉剑果断走人。

  不过,他在下一家工厂也就待了一年。

  “我不想一直给人打工,那个时候开始接触淘宝,就自己开店,卖电子产品。”开店之初,经营并不太好,收入比打工时锐减,但吉剑还是有信心,“我觉得会越做越好”。

  除了开淘宝店,吉剑开始炒股、研究理财。

  2014年,吉剑结婚了,妻子郭尧英比他小两岁,福建人,同在永康打工。

  “谈恋爱时,他告诉我以前高考的事,我当时想,这人还挺有勇气的。”郭尧英一家开始不看好吉剑,觉得他一个大学都没读过的人太夸夸其谈,“但我觉得他很自信,有想法。”

  2015年算是吉剑最春风得意的一年:注册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公司;靠着淘宝店,他入账百万,在金华和永康分别买了房产。

  一年之后,女儿出生,他把家安到了杭州。

  这么多年下来,吉剑觉得他最好的一个习惯,就是一直坚持学习,即便最绝望的时候,他都会每天看书,听音频类讲座。

  “在昆明的时候,一心想做个数学家,去书城看哲学、数学方面的书。”说到这里,吉剑忍不住哈哈大笑,“后来也会听理财、金融类的。”

  高考零分不是很重要的事

  “我称不上人生赢家吧,日子还算过得去。”吉剑不大愿将这一切和当年的高考白卷扯上什么关系,“如果正常高考,读了大学,一样会有收获的,或许更好呢。”

  对于放弃高考,没读大学,吉剑并非丝毫没有介怀:“我之前心里也有点想法,自己没上大学,和大学生相处会不会自卑。”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一群大学毕业生结伴出游,几天相处后,吉剑说他彻底解开了这个心结:“和他们交流没什么障碍。”

  吉剑觉得重新参加高考的徐孟南是把零分这件事看得太重了。

  “我不觉得这是件很重大的事,它就是个人的一个选择。”

  在最惨的两年,吉剑说他也没想过要重新参加高考,“我就是想证明,我自己选的路也能走。”

  吉剑的性格中带着一点固执。

  2011年,他刚到永康时,混得并不如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月1000多元的工资,住出租房。

  “那个时候我家里给我找了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让我回家,我有点动摇,但又不甘心。现在来看,没回去是对的。”

  2013年,他月入近万时想辞职单干,家里亲戚劝说:“这个收入不错了,别折腾了。”

  吉剑还是没听话。

  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2017年,韩寒称退学是件很失败的事,认为现行的高考教育制度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但是却有着基本的公平。

  作为过去高考考场上的叛逆者,吉剑说,韩寒的这个观点很理性。

  “要理性看待高考,对普通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上升途径。但至于上不上大学,这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吉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不上大学,但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路怎么走。你说你不上大学,就是为了瞎搞,交个白卷,吸引眼球,又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干嘛,那是不行的。”

  这10年来,每年都会有高中生或者即将大学毕业的人通过网络给吉剑留言,尤其是高考前后,找他的人最多。

  问的问题无外乎:高考有没有意义?我要不要参加?或者不知道毕业后要做什么,很迷茫。

  对于这样的求助者,吉剑通常的回答是:“还没参加高考的,我说你要慎重,我曾经很惨,这样的经历,很多人是抗不过来的;对于要毕业的,我说,你先找事情做,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人到中年的吉剑似乎平和了很多,他重看自己多年前写的一些文章,会觉得不太理智。

  吉剑依旧对现有的教育制度抱有焦虑和不满:“10年前我觉得自己能改变,现在觉得无法改变。”

  未来,他对女儿的规划是,希望能到更国际化的学校接受教育。

  他希望到35岁时,能实现财富自由,标准是有5000万的固定资产。然后,他就可以回头再研究他喜欢的数学。

〖来源:浙江在线 | 作者:吴朝香 |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原稿地址:
 
 

本网站由丽水网版权所有
浙新办许可证编号:0063 | 浙ICP备040008
主管单位: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丽水日报社
联系电话:0578-2127345